一晌贪欢

Be brave

修罗期小记(二)

打在前面的ps,这是一片完全自己的随感,不推荐阅读,我已经隐去了一些信息所以看以来应该毫无逻辑性,与正能量

也许是因为姨妈期的关系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差,尤其是心情方面

在非常不安定的感觉里过完了中秋节,然后就接着跑各个办公室办理手续,每次只能办完一小部分但是随后又会有相继而来的很大困难,到现在为止依旧是国交办的推搪,虽然已经准备好了绝大多数的手续,但仍旧没有一丁点安心的感觉....

也许是因为我悲观,我甚至不想用这个词汇形容,但是这种无力感却缠得我犹豫徘徊自责,有口难言,也许是之前放弃过,所以随着这种记忆就会变得更加不安,回到寝室一直有点想哭,幸好同寝的室友并不在,用一连串的深呼吸也就制止住了,然后又是一连串深呼吸

我讨厌竞争,或许这样说太笼统了,但是相信我,我现在头疼的真的想不出什么太过恰当的词汇,但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,所有事情都有名额作为注脚,熬过一个无力期然后再让自己振作起来,去争取自己的名额,我对这样的必然都变得茫然...当然,这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这该死的姨妈期

有点想通了一件事,你们有想过安心和内心的痛苦的联系吗,忽然觉得痛苦的沉甸甸的感觉一方面在折磨自己,另一方面或许也变成了自己安心滋长的环境,是因为适应了吗,是因为不习惯自由自在吗?争取自由的人们,你们又真的明白自己争取自由是什么,真的不是一片空白后的茫茫无所适从吗?如果你懂,请告诉我.

应该说,我还是一个适应竞争的人,因为在打完这篇小记,我又要调整呼吸,选择无论是补救还是适应的方法继续争取下去,但是这一刻真的头痛欲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