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晌贪欢

Be brave

谢谢您,我爱您,还有再见了,爷爷。

我的心丢了五分之一,再也找补不回来了,我还不知道那部分是啥,不过日后会慢慢了解,我开始相信岁月会将我打磨的更好,虽然现在还流着泪,但幸好您最后留给我的是安详,我开始觉得这世界奇妙,人心奇妙,也开始相信死亡是结束生前的痛苦,踏上另一段旅行,我陪您的时间好少,但您每次看见我时的微笑都像安慰,救赎我此时的自责,我这两天哭的很少,人前更少,我知道哭能有什么意义呢,何况您生前总在看我哭时皱眉,在我笑时欢乐,我这两天总会想起小时候的事,总是开心的,又想起您的解脱,所以我笑得更多,我想这样您也会更欣慰,分离的痛苦难以愈合,这样的失去无法填补,只会被岁月深藏,我感激上苍可以有个这么好的爷爷,无我论是对我,还是别人,让我相信医生,总还有那样一些人在坚持发自内心的帮助患者,重男轻女都是别人家的谣传,心怀善意帮助陌生人,我知道我难以继承您所有优点,就如我很多年前没有选择继承您的衣钵,这几天的后事遇到的很多麻烦,让我越来越看透这些有一点点权力的人的虚伪做作,但带着血液里流传自您的骨血,和这20年的陪伴与记忆,我相信自己心中总会有温暖柔软,
最后,谢谢您,为一切的一切

孙女:张欢
2013年2月24日

评论